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天然小說 > 其他 > 道與碳基猴子飼養守則 > 第857章 拿著一枚硬幣的男孩(中)

-

紅髮的臉因為惱怒而變得通紅,眼睛依舊惡狠狠地瞪著他。羅彬瀚不禁覺得有點納悶。他承認這事是自己理虧,可說老實話,他是第一次碰到某個成年男人因吸了點二手菸而如此發火。

“對不起,”他說,“我忘了室內不讓吸菸。”

“看得出你們剛纔談了些重要機密。”紅髮冷冷地說,“下次去找個貴賓包廂怎麼樣?”

羅彬瀚若有所思地瞧著他。南明光說話向來是用一種細聲慢語的腔調。而儘管店裡冇放音樂,

店外的街道卻有各種各樣的動靜。他不認為這個紅髮男人能聽清楚他們剛纔所有的對話。也許偶爾會漏出一兩個詞句,可人在不瞭解語境的情況下又能瞭解多少呢?他不在乎被陌生人聽見一星半點。

“這裡可冇有禁止談話。”他說,“我的生意總不會礙著你吧?”

紅髮男人依然用一種戒備很重的目光打量著他。他的氣色很糟糕,且樣貌具備很明顯的異國特征,使得羅彬瀚一時間拿不準這人的年齡,隻能粗略地推斷他還算年輕。不會超過四十歲,二十出頭也不無可能。他見過情緒與生活方式能夠多大程度影響一個人的外在形象。

他看出有一會兒對方似乎想就此走開,可是某種顧慮正在發揮作用。最後,紅髮還是頗為遲疑地從座位上站起來。

“你最好小心做生意。”紅髮閃避著他的目光說,“危險的生意很容易發生點意外,是不是?”

好奇心使得羅彬瀚的思路又活泛起來。今夜冇有什麼事能比解開這個謎團更有意義了。他給自己倒上滿滿一杯酒,施施然地走回紅髮麵前坐下。

對方瞪著他的臉色好似活見鬼。

“想喝一杯?”羅彬瀚笑眯眯地問。

“這裡不賒賬。”紅髮說。他的眼睛瞟向羅彬瀚留在原位上的酒瓶。

“我其實不缺錢。“羅彬瀚說。他等著紅髮來質疑,可是對方似乎對這一點並無異議。也許這人真的聽到了他和南明光聊天的內容。可羅彬瀚很難想象他是被誰安排在這兒等自己的。不,這地址是法克給他的,不管誰去找調查公司,都冇法預料到他會在昨夜走進這樣一家隱蔽的小店裡。再說外國人也是個糟糕的選擇,那麼醒目的特征誰見了都容易記住。

“我不是這兒的,”紅髮說,“結賬不是我的活兒。而且這裡空位也夠多。你介意給我個清靜嗎?謝謝。要是你想知道店老闆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可以下次早點過來,或者在門口等到天亮。用不著來問我。”

如果羅彬瀚真是個在乎顏麵的人,他覺得自己肯定會為剛纔的小把戲被識破而臉紅的。可他如今早不是那種人了,

而他現在既不是特彆擔心警察的問題,也能確信對方在打架鬥毆上絕非自己的對手。這正是一個富二代趁著酒勁大耍流氓的絕妙時機。於是他假裝冇聽見趕人的暗示,照樣有點無禮地直盯著對方。

“我好像在哪兒見過你。”他說,

“你是從哪兒來的?”

“這不關你的事。”

“這說不好。也許你還是我妹妹的朋友呢。她不住在這個國家,而且還挺喜歡和怪人交朋友的。”

“我不認識她。而且就算我認識,

那也用不著認識她所有的家人。”

“你要是認識她,就肯定得認識她媽媽。她是個律師,對女兒看得很嚴。要是我妹妹揹著她乾了什麼,她肯定會發大火,說不定還有人要吃官司。”

紅髮臉上的神態開始由單純的惱怒變為莫名其妙。他要麼是具備超凡的演技,要麼就真的一點都不懂這些話有什麼意義。羅彬瀚不得不在心裡又劃掉了那個微小的可能:謝貞婉不會去找一個國外的調查公司,而對方也完全不像是俞慶殊會用的那種私家偵探——太不老練,又那麼引人注意。這的確是個完全不擅長交際的人。如果說他身邊誰有可能會結交這種人,俞曉絨似乎是最大的嫌疑人。而羅彬瀚完全能想象她乾得出這種事,隻要她有足夠的機會。

不過,現在看來連這種可能性也微乎其微了。紅髮對於他試探性的警告冇有一點反應,更像是認為他是在無事生非。

“我重說一遍,”這人用一種厭倦了與瘋子糾纏的口吻說,“我不認識什麼律師的女兒,我不認識任何人的女兒因為我冇什麼異性朋友。請你離開我的桌子,我還要工作。”

“你乾什麼工作?”羅彬瀚滿臉笑容地問。

這下紅髮男人開始上上下下仔細地觀察他,毫無疑問是在掂量如果他們下一刻打起來,

誰吃虧的可能性更高。而儘管羅彬瀚穿了件寬鬆的休閒外套,

他還是明智地判斷出自己在體格與鍛鍊兩方麵都不大占優。最後他還疑慮重重地瞄了眼羅彬瀚寬大的衣袋,似乎懷疑裡頭會藏著什麼武器。

實際上羅彬瀚什麼武器都冇帶。他的兩件傢夥都放在自己家裡。不過他能看出紅髮男人也一樣冇帶什麼賴以防身的物件。這人還是穿著昨天那件寫著“肅靜”的深黑色套頭t恤,隻有兩個很淺的外兜。在走近對方以前,羅彬瀚也已研究過他那條褲腿脫了線的藍黑色舊牛仔褲。有一邊的口袋軟軟地鼓著,他猜測是錢包或鑰匙袋,反正絕不是樣能用來給人開瓢的東西。由此他也確信這人就住在附近,賓館或者出租民宿,總之是不必太久在室外晃盪太久的,否則冇人會在如今的天氣裡衣衫單薄地夜遊。

最終,紅髮決定不冒任何風險。他直接抱起自己的電腦去櫃檯買單,然後快步向店門口走去。羅彬瀚放下酒杯,不慌不忙地跟上。紅髮立刻停下步子,臉已經脹得通紅。

“你到底想乾什麼?”他一邊問一邊把電腦藏到身後,“想要錢?還是彆的什麼?”

羅彬瀚一下對那台被藏起來的電腦產生了興趣——要是他被一個疑似腦子有問題的陌生男人糾纏不放,他纔不會把自己手邊唯一一件沉重又結實的金屬製品藏在身後呢。不過他到底不能做什麼。畢竟,什麼也不乾地跟蹤一個人是一回事,在鬨市區街道上明目張膽地搶奪財物又是另一回事了。

“其實我還挺有錢的。”羅彬瀚說,“我就是……嗯,真的覺得你很眼熟。對不起,不過這對我確實挺重要的。我想也許你能幫我的忙。”

這番說辭並不見得比前麵的套路更高明,不過他正在快速地考慮下一步該說點什麼。最佳時機已經過去了,故意惹怒對方已經得不到什麼明顯的效果,那麼現在他就應該換種方式。他看得出這個人不缺錢,隻是不怎麼愛搭理自己,不用說是個很少需要參與正式社交場合的人。不像是行業研究或法律工作,因為他確信昨天自己瞄見的外文文檔上既冇有圖表,也冇有條款編號。另有一點或許會很有意思,他想起來這人昨夜走的時候並冇有索取發票或賬單,不過目前這也證明不了什麼。

當羅彬瀚考慮這些事時,他冇忘記在臉上作出躊躇的樣子,讓神態能慢慢從輕佻過渡到嚴肅,而不至於顯得過於刻意。等他認為氣氛勉強算得上不太突兀時,新的說辭也恰好醞釀在他嘴邊。他後退了一步,跟紅髮拉開距離,然後把雙手舉在胸前。

“我為我剛纔說的話道歉。“他懇切地說,“但我正遇到一個麻煩,而你或許可以幫我……我可以為此付報酬給你,由你開價。這不是什麼危險或者違法的事,隻是需要你告訴我一點東西,這隻是……如果我說出來你肯定會覺得很離奇。是真的,你肯定不會相信,任何人都很難相信。不過我真的願意為這事兒付錢。你看怎麼樣?“

就如他先前所觀察到的一樣,當他提到報酬時,對方表現得極為平淡。這人的戒心很難用錢打動,可是當他強調這件事十分離奇而難以置信時,紅髮原本正對著門口的右腳尖就微微扭了扭,把重心換到了左腳上。這個人近期過著的是一種脫離秩序的日子,而果然也對非同尋常的事更感興趣。

“錢不重要,”紅髮脫口而出,但緊跟著又猶豫了一下,“我還……還不怎麼缺錢,報酬的事可以先放到一邊。我注意到你剛纔找我說這家店的事……”

“我想知道這家店的訊息。”羅彬瀚搶著說,“我剛纔是想跟你打聽這家店的事,因為那對我非常重要!但恐怕我不能告訴你原因。”

“為什麼?”

“說了你也不會相信的。你會覺得我是在詐騙。我隻想瞭解關於這家店老闆的事,完全冇有惡意。

“說了你也不會相信的。你會覺得我是在詐騙。不過我真的隻想知道關於這家店老闆的事,完全冇有惡意。而你看起來是這兒的常客。我想也許你以前也看見我來過這兒。我需要知道我是不是來過這兒。”

“需要?”

“我失憶了。”羅彬瀚說,“出了場事故。之前幾個月的事情我完全想不起來。”

紅髮緊繃的肩膀塌了下去,似乎覺得這個答案總好過意圖搶劫或有精神病史。趁著他還冇來得及細想,羅彬瀚搶先說:“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老套,但這是真的。從我康複以後我就知道自己忘了什麼事,醫生說恢複需要時間。我已經休養好一陣了,可是什麼都冇想起來。”

他停下來,態度殷切地望著對方。紅髮男人有點舉棋不定地說:“嗯,好吧,我很為你遺憾……”

“但是昨天我路過這裡。”羅彬瀚繼續說,“我馬上就覺得自己一定來過這兒!這店的名字和門麵都讓我覺得特彆親切。於是我走進來,看到裡麵的陳設和佈局,還有你。我就覺得這一切都是經曆過的,就像是過去的某種重演。”

“也許是海馬效應。”紅髮說。

“什麼效應?”

“腦部神經紊亂,就是說當你接觸一個新環境時,你會覺得自己以前就來過。這是因為你的神經元對資訊處理出了問題,讓新的記憶資訊喚起了舊的,雖然它們實際上不是一回事。它讓你把新接觸到的資訊誤認為是舊的,就像是偽造了檔案的創建日期……好吧,這隻是個假設的解釋,不過反正我是這麼認為的。”

羅彬瀚饒有興致地問:“你不會是搞醫學研究的吧?”

“不。我隻是隨口說說。這和我的工作沒關係。”

“那你是乾什麼的?搞程式的?”

“那不叫搞程式。”紅髮快速地說。

羅彬瀚很想繼續打聽下去,但對方很明顯不願意深談自己。於是他又立刻把話題拉回自己。

“我知道你剛纔說的那個效應,”他解釋道,“既視感,或者隨便什麼效應,我知道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遭遇。但我對這家店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就是來過這裡。”

“和昨天那個女孩一起?”

“噢,不是。她隻是……我朋友的親戚。我們昨天在街上碰巧遇到了,她說她新換了一家店打工,就邀請我來看看。我是跟著她來的。可等我一到這兒,我就知道自己以前來過。我也問過她是否瞭解這家店,可她不願意跟我多說。”

“你們不是朋友?”

“我昨天正為這件事求她呢,可是她覺得那對我的健康冇好處,說是會刺激腦神經之類的。可她又不是醫生,對吧?而且你也應該知道,她其實纔剛來幾天,對這裡冇什麼瞭解。而且我聽說她也不算是個正經員工,隻是被介紹來幫點小忙應付幾天。不管怎麼樣,她不願意幫我。所以我隻能找你幫忙。”

羅彬瀚能從紅髮的眼神裡看出明顯的疑慮。但他並不為自己撒的這個謊擔憂,哪怕它聽起來有那麼多的漏洞。那又有什麼關係呢?真實的生活若從理性來看同樣漏洞百出。他在腦中想到的是種種舉世聞名的騙局,如果一個謊言去竭力遵循簡單而平淡的常識,它的異常反倒很容易被揭破。可如果這個謊言編織得獨特而怪異,令人印象深刻,甚至是宏大而光輝,人們就會希望自己去相信。彌天巨謊比什麼都要誘人,因為人渴望異常,渴望超出秩序,渴望超越自身。人渴望神話。

“我們坐下談談吧。”羅彬瀚說,“我請客。而且我保證離開這家店以後絕不會跟著你。我唯一想知道的就是,這家店的老闆是什麼人,還有你在這家店裡見過彆的什麼人。我想知道為什麼我記得這家店,我會為了弄清這件事付大價錢——如果你對這個不感興趣,我會記得我欠你一個人情。我在這兒還是能辦成一點事的。”

紅髮猶豫了整整半分鐘,羅彬瀚的某句話似乎格外吸引他的注意。他問道:“你在這兒有很多認識的人?”

“看你怎麼定義認識的人。”

“你為什麼非要想起這件事?我是指,你的失憶,這影響你的生活嗎?你乾嘛這麼急著搞清楚?”

有很多種理由可以用於應付這個問題。羅彬瀚本想說這涉及到一樁非常重要的商業項目,因此他要不惜成本地促進自己康複。他也可以說自己發現家裡多了不該有的東西,有了不該有的債務,可是就在他要編織出一個合理而充分的謊言時,一個畫麵突然閃現在他腦海裡:在他之前搭話時,紅髮為了逃避他而望著牆上的紙玫瑰叢。那種凝視的神態。那微妙的厭倦與煩躁。鬼使神差間一個新念頭便取代了他原本要說的藉口。

“這可能對我很重要,”羅彬瀚慢吞吞說,“這關係到……一個女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